13381285189,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是: 北京医疗事故律师 > 新闻资讯 > 医疗过错经典案例是怎样的分析的>

医疗过错经典案例是怎样的分析的

来源:北京医疗事故律师浏览次数:20 时间:2021-06-04 17:21

医疗过错经典案例是怎样的分析的?

一、案例:

日前,某某像往常一样骑着摩托车前往单位上班,在途中不慎发生意外,车毁人伤。某某随即被送往上杭某医院救治。医生检查发现,某某左脚胫、腓骨骨折,多处组织不同程度受伤。医院为某某行切开复位钢板内固定手术。手术后,某某又多次进行了X光对位对线检查,一切正常。病情好转的某某出院回家休养。谁知好景不长。某某回家休养的半年多的时间里,始终感觉患处肿痛不止,经三次拍片及询问手术医生,均答复是排斥反应,某某欲行钢板拆除术时,发现钢板已断裂,骨头对位线好,但骨胳未完全长好,医生认为宜采取保守疗法,过三个月视病情再作处理。三个月后,某某遵医嘱到医院处复诊,被告知仍需再等三个月。当某某再次复查时,其骨折处已向外成7度。此时,某某怀疑医院手术存在问题,于是到某市第二医院就诊,诊断为应重新手术。某某再次拍片,确诊胫骨断处侧位角已成10度,上杭某医院认定断端附近有多量骨痂,不改变治疗方案。某某又两次到某市第一、第二医院请专家会诊,诊断为必须立即重新手术。某某便入住某市第二医院重新手术。

(一)判决经过

出院后,遭受身体和精神双重痛苦的某某开始向上杭某医院索赔。医院方面以手术程序符合规定、手术成功,不存在医疗过错,某某不遵“绝对卧床不活动”的医嘱造成钢板断裂,再次手术,不能赔偿。

某某多次与医院交涉协商,均无结果。一怒之下的某某将上杭某医院告上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计人民币13069.98元。

庭审的焦点在医院的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或医疗事故。医院为了证明其主张,在审理过程中,申请某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某市医学会鉴定认为不构成医疗事故,但医疗过程中后期技术处理有缺陷。对此不服,认为鉴定书不符合事实,医院方提供的材料有瑕疵。但是,某某也无法提出相应的证据来推翻鉴定结论。

法院经审理认为,医院在某某手术后复查X线片时,出现骨折端连续性骨痂生长缓慢、一年后钢板断裂、骨折端成角和骨不连等并发症表现时,后期技术处理有缺陷,在医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医院应适当赔偿的损失。对某某某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5000元,因医院的医疗过错未造成胡女士精神损害的严重后果,法院不予支持。医院在医疗过程中虽然不存在医疗事故,但存在医疗过错,且无证据证实某某某的第二次手术系其自己的过错造成,因此,医院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法院遂依民法通则规定,判决医院赔偿胡女士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计7074.98元。

(二)举证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八项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即在医疗纠纷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医疗行为是否有过错以及是否造成损害,由医疗单位负责证明,只要医疗机构不能举证证明对受害人所受侵害具有法定的免责事由,就应当对受害人所受侵害无条件地承担无过错赔偿责任。

法官认为,其一,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并非案件的惟一证据。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只是一个事实,一个专家证据而已,对于案件能不能使用医疗鉴定结论,还要结合其他证据来看。如果仅把医疗鉴定结论作为医疗纠纷案件的惟一依据来看待,那么就会造成“医疗专家”判案的结果,而不是法官判案了,就不能很好地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所以,即使专家们处在一个很权威的地位,他们作出的医疗鉴定结论也只应当是案件中的一个证据而已,能否作为定案的依据,还要经过法庭质证以及结合其他证据来认定。

其二,非医疗事故案件不应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该条例是为了正确处理医疗事故而制定的,并非为了处理所有“医疗纠纷”而制定。因此对于医疗纠纷而言,若《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不能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就应当适用民法通则。本案中胡女士的病情,经龙岩市医学会鉴定认为不构成医疗事故,显然该案件就不应当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来处理,如果按照该条例,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保护。而医院在对病人的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二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医疗过程中有过错,就是侵权行为,既然是侵权行为医院就应当赔偿。

二、法理评析非医疗事故按过错赔偿

非医疗事故的按医疗过错加以赔偿。此前的医疗纠纷案件常把鉴定结论作为判案的惟一依据,造成患者的权益不能得到充分保护。而此案的审理对非医疗事故的医疗差错也加以赔偿,有利于充分保护患者的权益,更符合法律规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非医疗事故案件不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并非案件的惟一证据。只要医院医疗过程具有过错,使患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了损害,就应当赔偿,而非必须构成医疗事故才承担责任。

医疗过错,属于过错的一种。对过错的判断,在学理上有新旧过失理论之区分。所谓旧过失理论,乃是将过失与故意相提并论,认为过失与故意同属应加责罚的行为人的主观恶意。故意为积极的恶意,过失为消极的恶意。若行为与结果间有相当因果关系,而行为人对于结果的发生,有预见的可能,并应预见而未预见或者说应注意而未注意的,即应负过失责任。新过失理论,则认为过失不仅指应加责罚的心理状态,还应就行为的客观状态是否适当加以斟酌判断。即除行为与结果之因果关系及预见可能性之外,尚须就行为在客观上有无过错,加以审认。具体医疗过错而言,判断医方有无过错,应就医方是否已尽客观上的注意义务为标准,亦即应就是否采取避免结果发生的适当措施而判断。基于新过失理论的合理性,该理论得到了广泛的确认。这就要求在讨论医疗过错的认定时,首先要对医疗行为所存在的特殊判断标准予以准确认识。


分享到:
民法典的禁止违规过度检查是什么 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要哪些材料,鉴定书的内容有哪些

北京医疗事故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381285189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