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21778959,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是: 天津医疗纠纷律师 > 案例展示 > 办案手记:农村户口如何按照城镇标准赔偿?>

办案手记:农村户口如何按照城镇标准赔偿?

来源:天津医疗纠纷律师浏览次数:7 时间:2019-05-31 15:51

2016年8月,薛某因突发胸痛胸闷难忍至医院就诊,就诊期间发生心肌梗塞,医院因对心肌梗塞的认识和救治不到位,导致薛某死亡。后薛某近亲属作为原告将医院起诉至法院,由于薛某生前系农业家庭户,而原告方没有提供有效的证据来证据薛某生前的经济收入、长期居住地、长期消费地等来源于城镇的证据。所以一审法院按照农村赔偿标准判决医院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239618.25元。

一审宣判后,原告方不服,认为一审法院按照农村 赔偿标准进行判决与事实不服,于是找到本律师,经过我系统分析后,认为:

法院判决医院承担的责任比例是恰当的。因为医疗损害鉴定认为医院需要对损害后果承担次要责任,一审法院判决医院承担40%赔偿责任属于合理、合法裁量范围。所以二审,原告方想从鉴定意见着手,试图启动重新鉴定或者说服二审法官提高责任比例,是相当难的一件事情,几无可能。

但是,由于原告方在一审中没有提交任何关于薛某生前居住于城镇或者经济收入来源于城镇的证据,所谓口说无凭,原告方只是庭审中陈述薛某生前在城镇工作、但是不提供任何其他证据进行证据,按照证据规则,法院是不可能采信的,所以一审也很难按照城镇赔偿标准进行判决。

我问原告方为什么一审不找律师?

他说找律师要花钱,能省点就省点,

我顿时无语。

打官司这么专业的事情,尤其是医疗纠纷诉讼这么复杂的事情,不仅涉及医学,还涉及法学,稍有不慎,一审就面临败诉的风险,而且一旦一审败诉,二审是很难很难再改判,即使花再多的律师费也是枉然。

就拿这个医疗纠纷案件来说,我认为 一审采信的鉴定对责任比例的划分,我认为是欠科学公正的,医院应当对患者薛某的死亡承担同等责任比例以上比较合理。但是目前几乎没有二审法院推翻一审法院所采信的医疗损害鉴定意见、重新进行鉴定的案例。所以我直接跟原告方说,这个案子,在医疗损害鉴定意见程序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的情况下,想要通过二审推翻鉴定,或者让二审法院提高赔偿责任比例几无可能。

但是,本案还有另外一个突破口,就是说服二审法院按照城镇赔偿标准进行改判。

于是我在二审上诉前开始了艰难的取证过程。

由于薛某生前是一个打零工为生的人,主要是给人装修做木工,工资基本是日结,而且以现金交易居多,根本就没有缴纳过社保。

目前几乎找不到能够证明薛某居住在城镇的有利证据:如暂住证明、租房合同等。也找不到能够证明薛某经济收入来源于城镇的有利证据:如社保记录、银行工资流水记录等。

但是事实上,薛某的确是长期居住在城镇、收入也来源于城镇,如何证明?怎么办?

首先,我带着薛某的父亲去找薛某生前认识的一些打工的同事,找到薛某合作过的 一些装修公司,让这些装修公司给出具薛某生前有不间断在他们承接的装修工程里从事木工的书面证明。刚开始这些老板都不太愿意出证明,经过不断的沟通、跟他们陈述目前薛某家庭的实际情况后,终于打动了几个老板,有三个老板愿意根据客观事实出具书面证明。

其次,我找到薛某生前一起工作过的一些工友,说服3--4个工友出庭作证,来证明薛某生前主要跟他们一起在城市从事木工的事实。

然后,我找出薛某生前用过的支付宝、微信交易记录,因为现在人们的平常消费很少用到现金,几乎都是支付宝、微信等进行交易,我通过对交易记录中的交易金额、交易地点、交易频率等方面的整理,可以证明薛某生前的主要消费地是位于城镇的。

由于薛某生前经常更换居住的地方,又因为涉及诉讼,房东对出具相关证据也很有顾忌。所以,我很难对薛某居住在城镇这一证据进行取证。

所以,最后,我觉得还得找个有公信力的组织进行背书。由于普通个人的证言可能证明力不够、法院很难采信,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有公信力的组织或者个人对薛某在城镇从事木工这一事实进行背书,那么,这个背书的证明力将大大提高。找谁? 城市人群来自五湖四海,是生人为主的社交网络。但是农村不一样,村落中的每家每户彼此间多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村长一般对每家每户的人员情况是比较了解的,刚好薛某生前还去村长家做过木工。所以我和薛某父亲找到他们的村长,把实际情况一说,村长愿意以以村委的名义出具书面证明,以证明薛某生前主要从事木工、而且长期在外打工的事实。

在上诉期限内,花了我将近10天的时间,终于将以上证据进行客观取证,通过上述证据之间的互相印证,有高度的可能性可以证明薛某生前收入来源于城镇、消费主要为城镇的事实。

于是,我将这些证据随带上诉状一起提交给上诉法院,并且申请相关证人出题作证。

庭审中,二审法院根据我方提供的证据,以及上诉人、被上诉人双方的质证情况,采信了我方提交的关于薛某生前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的事实,最终,二审改判被告医院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443540.75元。这比一审赔偿多了21万余元,几乎比一审多了一倍,这大概就是律师的价值所在吧。

其实,我认为,一个律师专业不专业,学识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责任心。认真、细致的对待每一个案件,每一个案件中的细节、突破口,是可以弥补我们某些先天不足,所以勤能补拙嘛。

拿到二审判决书,我非常问心无愧地小酌一杯。


分享到:
办案手记:法律应不应当保护弱者? 办案手记:如何证明病历被改动了?

天津医疗纠纷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821778959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65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