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21778959,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是: 天津医疗纠纷律师 > 案例展示 > 办案手记:法律应不应当保护弱者?>

办案手记:法律应不应当保护弱者?

来源:天津医疗纠纷律师浏览次数:8 时间:2019-05-31 15:50

在本人承办的一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在鉴定机构已经做出包含损害后果在内的医疗损害责任鉴定的情况下,医院和法院还是对患者是否属于医疗终结状态纠缠不清,认为患者应当进一步治疗后再次确认伤残等级,也就是说目前鉴定机构确认的伤残等级是不作数的,因为患者还有进一步治疗的可能性,有存在降低伤残等级的可能性,说白了,医院就是想少赔钱,而法院呢,有点骑虎难下,也是做患者的工作,你应当去继续治疗,并且旁敲侧击的吓唬患者:不然我这边判决驳回你诉讼,让你治疗后再起诉。


可能承办法官也是因为最近发生的“王成忠民事、行政枉法裁判案”而成了惊弓之鸟吧。哎,都不容易。


患者因为医院的医疗过错已经遭受了一次身体伤害,想不到,到了法院还要遭受一次磨难。


难道,并非患者不愿意治疗?是什么原因让患者选择放弃后续治疗?


其实患者遭受的是顺产时导致重度会阴部撕裂及重度肛门括约肌损伤致大便失禁。而就目前的医疗技术水平而言,这类疾病是很难治疗的,不管是采取手术治疗还是保守治疗,这类患者大便失禁症状很难得到有效改善,其中不乏大量因为产后大便失禁患者,在接受手术等后续治疗后,不仅大便失禁症状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衍生出一系列的并发症,如产道继发狭窄、直肠阴道瘘等。这无疑又加重了患者的身心痛苦。


所以,我的当事人,也就是患者,在权衡了手术等治疗与自身调整生活习惯之间的利弊后,选择放弃后续治疗,应当属于其对其身体权、将康权的合法合理处置。


但是被告医院坚持认为患者的大便失禁状态是可以治愈的,并且拿出各种医疗文献进行佐证。


可是,就国内的医疗文献,其数据的真实性谁敢保证?这让我想起我参与的一起医疗损害责任鉴定,我也是拿着一些医疗文献试图去佐证医疗机构存在医疗过错。但是当我拿出这些文献和鉴定人辩论时,鉴定人直接回复我道:国内的医疗文献,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就不要拿出来了。


懵逼如我!


法院和医院有权利强制要求患者进行后续治疗?尤其进行治疗效果无法预知的后续治疗?


本人认为: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等权利,受法律保护。由于目前任何医疗行为都有一定风险,所以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等法律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也就是说患者有自主选择治疗方案和自主选择是否治疗的权利。本案原告基于对“会阴撕裂及肛门括约肌损伤致大便失禁等”的后续治疗所存在的医疗风险存有很大顾虑,因为客观上以目前医疗技术而言,即使继续手术等治疗,原告大便失禁等症状存在仍然得不到改善的医疗风险。原告不愿意冒着身体健康痛苦去接受治疗效果得不到保障的治疗。而且,原告目前在通过饮食结构调整、排便习惯控制、生活习惯改变等方法能够部分习惯和适应自身大便失禁症状的情况下,其身体获益不一定比通过手术等治疗效果差。故原告在权衡各项治疗方案的利弊后,不愿意选择继续治疗,属于原告对其身体权、健康权的合法处置。除原告以外的第三人没有权利在未征得其同意的情况下进行治疗。如果被告医院或法院坚持原告需要进行手术治疗在内的后续治疗,这无异于强制佛教徒开荤,违背了法律规定的治疗自主权和选择权,涉嫌损害原告的身体权和健康权,于法不符。


虽然人具有社会属性,的确需要因为社会秩序的稳定让与一部分权利,比如要遵守交通不可以随意行走,比如要爱护野生动物不可随意捕杀,比如不可以暴制暴而是得寻求公权力救济。但是,每一个自然人有些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比如生命权、身体权和健康权等,每个人有自我选择和决定的权利,他人不得干预。继续治疗与否关系到原告的身体权和健康权,其决定权在自己,与他人无关。在原告疾病已经稳定并且不愿意接受继续手术等治疗的情况下,鉴定机构作出人身损害后果认定符合法律规定。

 

本案患者即原告是在按照法律程序理性地、和善地解决问题,这应当是法治社会所提倡和鼓励的。如果被告或者法律要让原告强制医疗后才能赔偿,我想这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新的问题。这也不是在培养法治公民,而是在制造刁民。因为谁吵谁凶谁有理嘛,明天原告就可以直接住到被告处,然后等待可以治愈的那一天,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很多年。但是显然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却有很多人在用,并且屡试不爽,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值得我们每一个法律人深思。


熊逸先生在《我们为什么离正义越来越远》一书中对“正义”进行了深刻而直白的揭示:正义不过是强者的利益罢了。历来都是强者制定规则,兼顾下弱者的利益,但仅仅只是“兼顾”而已,往往存在兼顾不到的情形。


具体到本案原告,作为弱势的患者,在其权衡手术等治疗利弊,不愿意选择手术等治疗的情况下,如果法律要强制性的让其选择手术等继续治疗,大概也是熊逸先生笔下“正义”的体现吧。


社会戾气越来越重,社会阶层在不断分裂和固化,弱势群体的声音在不断被弱化和忽视。作为法律人的我们,应当秉持怜悯之心,俯下身来,仔细听听他们的声音,照顾他们的合法利益和合法诉求,关照他们的情绪,让他们乐观、积极、有信心地面对这个世界。这也是我们法律人的价值所在。


分享到:
医法观点:医疗机构开展免疫细胞临床研究合法吗? 办案手记:农村户口如何按照城镇标准赔偿?

天津医疗纠纷律师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821778959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11 Second.